©TZHOU
Powered by LOFTER

小茉莉

之前写了很多自己从世界杯观赛体验中的一些感思,事实上最近常常自我反思的不止于此,还有关于人性的堕落、人性之恶,有的时候就发生在一念之间,正如春春新歌《动物世界》里所唱“天堂地狱,一念之间,千万别失去清醒。”我常常发现自己欲望的强弱、兴衰是周期性的,某一段时间会特别空虚,通常是工作状态不饱满、日常生活缺乏快乐的时期,自己对各种事物——性、金钱、权力、荣誉、赞美——的欲望会特别强烈,欲望的支配下,自己容易心神意乱,一不小心就掉入了“恶”的深渊。最近就正处于这样一个阶段,自己会在Keep、hotbody上去勾搭一些身材不错的男生,都是20岁左右的直男小男生,我会主动提出加微信QQ,然后花很多时间去撩...

世界杯

今年端午节三天没有出去玩,之前本来计划去俄罗斯看世界杯的,结果也没有买到票,5月份就把年假用了,去法国玩了一个星期。这三天北京的天气也挺热,所以也没有出去玩,基本都在家附近的区域活动,白天和朋友聚一聚,晚上看球。 


昨天中午和赵婧怡、杨照、琴琴在我家附近的徽州小馆约了饭,很久没见了,赵婧怡已经结婚,在北京买房定居了,杨照也开始了北大博士生研习的旅程。杨照从北大过来,第一个到达,找了位置坐下,我第二个到,进到餐馆里面就看到杨照对我挥手,丝毫没有多年不见的生疏,照姐穿了一条深蓝色无袖旗袍,袍子上绣有漂亮的花纹,很是衬人,照姐人的气质保持得很好,我刚一坐来就被衣着吸引了,...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这个星期好漫长,上了6天班,从上周日到周五。


周日一大早醒来就受到Alex的微信,让我上淄博高青的项目,原来项目上的Daniel离职了,让我去接替他,负责纺织服装那个板块。


本想着这个星期可以好好休息idle一段时间,没想到马不停蹄地又被抓去干活了。这项目是关杰负责,这是第一次和他说话、第一次和他合作。关总的风格比较随意,项目brief很简单,之后也一直没怎么管我,我就按照自己的节奏在进行。事实再次证明自己的自律性和效率还是有待提高。上一个项目是Sindy带的,她的控制欲比较强,会时刻询问检查工作进度和成果,所以在她的监督下我的效率会高很多。关总虽然在项目内...

合理哀伤

最近过得有些消沉,几度思考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昨晚整个社交媒体都在关注乔振梁因抑郁自杀去世一事,自己闲来无事跟踪了新闻事件从爆发到高潮到逐渐平息的整个过程,感到很压抑。


最开始爆出来的传闻是与某电影导演SM窒息身亡,后来才有人澄清是某电影的工作人员为了宣传电影而杜撰。而后又有人窜改图片传言经纪人已证实去世,这一图片甚至被腾讯、新浪等知名媒体转载用作敲定乔已去世的证据,人性的恶在这个时候被暴露得好彻底,媒体人的虚妄、不职业也让人寒心和失望。这让我想起了美剧《TheNewsroom》里面很喜欢的一句台词:“Only the doctors can announce...

无花果

回家路上拎了一袋前几天在公司穿的脏衣服,耳机里放着今天春春刚发行的新歌,突然下起了一场大雨。


全然不管地行走到小区门口,纸袋耐不住雨水的侵扰,一瞬间破裂开来。


停下脚步拾起沾着泥土砂砾的衣服,然后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今天周三,落在头顶的雨滴和着《夹克还我》的节奏,让人心情爽朗。


爱情就像无花果,如果没成为唇边果肉,最后就是腐烂掉落也没什么。


让我们成为爱人吧今天晚上,为了在有生之年全然地遗忘。


就像无花果忘记无花果,那是果实另一个野蛮的秘密。


尽了全部力气涨满,尽了全部...

Over it

上周度过了24岁的第二周。上周日也是在此刻所在的阅咖啡,回顾了入职这两年记录下的文字,在过去的记述中重拾了许多已经遗忘的感动,同时也有了很多新的思考,其中最具革命性的是自创了一套每日评分系统,第一周为实验阶段,可进行不断的修改和调整。评分系统的创建来源于咨询工作中的评估技巧,首先穷尽所有想要实现的目标,并基于自己的现状对其进行删选和重要程度排序,然后有侧重地进行权重分配,最后计算得出每日评分。整套系统分为四个部分,每日生活、每日坚持、周末生活、每日修身,用以记录、评价、监督每天的生活和工作状态,每一个部分的打分侧重点有所区别,有的重在监督负面情绪的出现,有的则是鼓励创造丰富的生活体验。创建这样...

开放

今天睡了个大懒觉,下午两点才醒。自己煮了碗汤圆,之后和aloha上认识的人聊了会天,晚上坐车来双井吃了正宗的小面和冰粉,然后来阅咖啡坐着写东西。上周在牡丹江旅游每天都气得特别早,周五晚回到北京打麻将又熬到凌晨三点过,所以前几天感到严重睡眠不足,昨天下午打球的时候感觉最为明显,体力不支,眼睛肿痛,头脑眩晕。熬夜晚睡导致的睡眠不足这个问题已经困扰自己好几年了吧,常年积累的恶习带来的好多问题可能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精力难以集中、生活缺乏激情和斗志、肌肤状况变糟、时常抑郁可能都与这个问题有关。年初制定今年to-dolist的时候,其中有一条就是关于早睡的,当时应该就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所以才会...

春风十里

今天,我24岁了。


中国人喜欢把12年算作一轮,按照这个算法,今天应该是我第三轮的第一天。为了纪念这个新的开始,早在几个星期前我就开始思考在这一天要做怎样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呢,有个晚上这个问题甚至把我折磨到凌晨3点过才睡着。


这个想法的灵感最开始其实来自于春春今年专辑的新概念“野蛮生长”,她的音乐带给了我思考, “野蛮生长”到底是个怎样的状态?我想了想,大概我生命的第一轮与这四个字最为贴切吧。0-12岁,纯真的童年时光,年轻气盛,肆意生长,现在回想起来我会喜欢那时候的自己。然后生命进入了第二轮,这一轮的前三年,也就是初中时代,自己仍保持着“野蛮生长”...

The Blower's Daughter

上周看了一部新剧《TheNight Of》,讲诉的是男主被一个女生勾搭上,然后被带回家喝酒,第二天醒来女主死了,男主被捕。男主并没有犯罪前科,在学校也一直表现优异,警方想尽早结案,但被告律师却坚持帮助被告洗清嫌疑。剧中最令我触动的是男主干净的眼神,从他眼中中透露出的单纯让任何一个人在面临这桩惨烈的凶案前都会迟疑地扪心自问,怎么可能是他。事实上,在他最初被捕关在牢房里的时候,正好有一个律师路过,看了他几眼,最终那位律师在已经走出警局之后又折返回去找到了男主,成为了他的律师。我想,在第一次遇见的时候,一定是男主单纯无邪的眼神感化了他,那是一种特别的、不同平常的感受。


恰巧上周末我...

下雨

今天北京罕见地下起了暴雨,Sindy担心下班时候雨势太大不便通行,就放我们早点下班了。


上周末和孔乐天学长会了一面,在阅咖啡坐着闲聊了一下午,聊了现在各自的生活状况,也聊了以前高中喜欢的人。不过我得承认那天下午让我印象深刻的倒不是和学长的谈话,而是在咖啡馆遇见的服务员小哥。刚进门一眼就看见了他,穿着店服在吧台工作,干净清爽的模样一下子就让我心驰神往,我拉着学长一股脑地花痴说好喜欢。


前段时间决定每周三要找一家咖啡馆放空,之后还曾一度纠结究竟要去哪里,这下正好省去了我选择恐惧的烦恼,就决定以后每周三再来这里,再来看望小哥。今天周三,天气恶劣,最终还是决定前往。...